<option id="qkedw"><samp id="qkedw"></samp></option>
<sup id="qkedw"><acronym id="qkedw"></acronym></sup>
  • <li id="qkedw"></li>
    <li id="qkedw"><s id="qkedw"></s></li>
    <dl id="qkedw"></dl>
    <center id="qkedw"></center>
    •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故事号 > 故事号 · 最后一支舞

    故事号 · 最后一支舞

    作者: 叶梳雨 发布时间:2019-02-21

    身为法医,沈杰还?#28216;?#23545;娱乐话题感兴趣过,这次是个例外。

    起因是两条微博,当红女星梅君瑶发的,一条是一张X光图,一条是独舞视频。她在幽暗的房间里翩翩起舞,舞姿柔美得令人惊叹。?#21592;?#26700;上摆了个玻璃瓶,里面装满白色粉末。结尾她对瓶子深深鞠躬,这时升起一行字:致我的爱人。

    X光图下面的配字则是:光鲜外表下全是不堪入目的东西。

    结合她的出身背景来看,这话非常耐人寻味。

    梅君瑶虽然红,但名声糟糕,早年拍过不少低俗照片和电影。这两条微博一发布,网上流言漫天,更有好事者扒她老底。她学舞出身,毕?#30331;?#21644;建筑生周学明谈了恋爱——他们?#20852;?#20154;合影。周学明是M市房地产巨头的儿子,才华横溢,作品曾获过?#30340;?#22823;奖。这一来众人加倍贬低她,说她花瓶还想傍才子。

    ?#36824;?#21560;引沈杰的倒不是这些八卦。他盯着梅君瑶发的X光骨骼图看了很久,发现膝盖处略微模糊,看不太清,应该是P掉了什么。

    没?#20154;?#25720;索出她意图,局里就来了报警电话,?#25925;?#25509;连两起。第一通电话是一家饭馆发生煤气爆炸,老板及其儿子当场死亡,幸好深夜饭店里没有其他食客,只是火势蔓延到了不远处的殡仪馆。

    第二通电话是个大案,?#21497;?#25289;起沈杰:“翠海花园发现一堆白骨。”

    翠海花园是M市最豪华的别墅区,建筑图纸就是周学明当年的获奖之作,儿子设计老子经营,一时被传为佳话。然而尚未竣工就出这种事,富豪们犯忌讳,万万不愿在这里买房,这笔投入全?#21363;?#27700;漂,父子俩着急上火,上级也施压要求尽快破案。

    沈杰将白骨带回去检验,结果令人大吃一惊:这些骨头并不属于同一个人,?#38750;?#26469;说是从四具不同的尸体上截下来的,创面精巧整齐。

    案件进一步升级,?#21497;?#20204;展开调查。沈杰看他们从失踪人口开始排查,效率实在低下,便拉过?#21497;?#38431;长?#24471;?#33258;己的看法:“这样查不?#26657;?#27969;动人口太多,好些都不在信息?#20302;?#37324;。”

    “那你想怎样?”

    “饭店前不久失火殃及殡仪馆,之后马上就出现了白骨,巧合过头了,最好查查殡仪馆里有无尸体被动过。还?#26657;?#39592;?#38750;?#24471;这么利落,嫌疑人很可能当过医生。殡仪馆看守尸体的人也要重点排查。”

    这一来范围缩小许多,队长即刻差人调查。沈杰去走廊打了个电话,他压低声音:“丁?#40092;Γ?#25105;知道您想干什么了。您答应过我,不谋害无辜人的性命,丁宇泉下有知也不希望您做错事——”

    电话断了。

    他叹了口气,将手机塞回兜里。推门出去,正好看到周学明在大厅里,他来跟进破案进度。沈杰经过他身边,突然开口:“周先生曾和梅君瑶恋爱过?”

    周学明尴尬道:“微博上的消息不?#23578;?#30340;,看看就好。”

    “这么说,她的舞不是为你而跳的了。”沈杰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我看了那段视频,身为法医,我对?#34892;?#19996;西很敏感,那只瓶子里的粉末太像骨灰了。我们局里八卦过,结合梅小姐的出道时间来看,她这?#35805;?#20154;应该已经去世多年了,当时?#25925;?#39118;华正茂的年纪,本应?#20852;?#20316;为的。?#19978;?#21834;。”

    周学明并未接话,匆匆告辞了,?#21482;实?#32972;影像在逃避什么。

    翠海花园?#35805;?#35753;周氏父子损失惨重,他们急于向公众洗白,决定召开发布会。

    破案期限在即,好在沈杰的提议真的起了效果,警方在被火烧得乱七八糟的殡仪馆冰柜里果真发现了四具分别缺少对应肢体的尸体。核查身份后,发现这些都是天桥下流浪汉的尸体,无处安放才停在这里。

    队长问了看守冰柜的小年轻,得知他是刚来的,先前看守者叫丁?#21512;椋?#21069;不久辞?#21834;O低?#37324;?#20889;?#20154;记录,他之前在医院工作。

    时间点和职业?#32487;?#24039;合,队长带人搜索了他家,沈杰随?#23567;?#19981;出所?#24076;?#20154;去屋空,里面也没发现决定性的证据,只看到满屋?#28216;錚奖?#19978;贴满建筑图纸的?#20174;?#31295;,每张右下角都署了“丁宇?#20493;?#23383;。

    回到局里,队长问沈杰:“你?#24189;?#20123;残留的尸体上检测出什么没?”

    沈杰摇头,而后?#27425;剩骸?#20320;?#20889;游?#37324;找到可疑的东西吗?”

    队长叹气:“有就好了。你说他会去?#27169;俊?/span>

    沈杰摊手,一问三不知。

    他想?#25293;?#20123;图纸,以及那个名字,眼神黯淡。多年前他曾办过一起自杀案,死者正是丁宇,坠亡地点正是翠海花园旧址,那时别墅区?#25925;?#19968;处普通住宅。地点太巧,加上断骨手法太眼熟,他第一时间就想到自己的?#40092;Α?#24403;年?#40092;?#30171;失爱子,辞?#25170;?#23545;他?#24471;?#21407;因,发誓要曝光背后真相。

    太多东西被人忽视了。

    ?#36824;?#19981;要紧,假以时日,人们会以另一种方式看到。

    周家父子的发布会来了不少各界要人,令人惊讶的是梅君瑶也出现了,她穿着一身遮住膝盖的长风衣,下车时众人纷纷侧目,周学明看到她时脸色奇差,强撑着进行发布会。

    为表诚意,他?#21069;才?#20102;提问?#26041;冢?#22025;宾可以上台与周家父?#29992;?#23545;面。二人大倒苦水,说这些年画图不易,经营艰难。待他们语毕,梅君瑶第一个站起来要求上台。?#20302;范?#26102;全都对准她,她走到周学明面前,目光如炬:“你说的关于设计图的事,有半个字是真的么?”

    全场哗然。周学明示意保安把她带下去,她冷笑一声,撩开风衣,紧腿裤左边膝盖处鼓起一大块:“别动,炸药。引爆了谁?#19981;?#19981;成。”

    众人?#35745;?#24687;凝神。

    她对台下?#26263;潰骸?#19969;叔叔,大?#21494;?#21548;?#25293;亍!?/span>

    她的司机从人群中起立,在周学明眼前展开若干发黄的手绘设计图:“摸着良心回答,这是出自你的手?#20107;穡俊?/span>

    这正是翠海花园的设计图原稿,周学明当年获奖的得意之作。他刚刚还把它夸上了天。但?#22995;?#33647;和证据在,他再也无法镇定自若,不得不颤着嗓音道明原委。

    这份作品真正的作者是丁宇,丁?#21512;?#30340;儿子,梅君瑶当年的恋人。

    周学明大学时?#25237;?#23431;同专业,是彼此的挚友。然而丁宇建筑天赋一直在他之上,被打压久了,友情就不那?#21019;看狻?#20182;?#19981;?#26757;君瑶,也被丁宇捷足先登,心里便逐渐滋生报复情绪。

    毕业时恰逢一个重要比赛,周学明借着?#30422;?#30340;熟人提?#26263;?#30693;,便转告丁宇,但改了截稿日和?#27663;?#22320;址。丁宇对他毫不设防,将作品交到了他的?#27663;?#37324;,还对他心怀感激。

    “?#39029;腥希?#25105;是个小偷。”周学明绝望地低头。

    梅君瑶听闻此言,松了口气,软倒在地。保安一拥而上制住她,解开她裤子一看,哪有什么炸药,她左腿膝盖肿起来老高,里面分明长了瘤子。

    当天所有媒体争相报?#26469;?#20107;,周家父?#29992;?#22768;彻底扫地。沈杰带着报纸和一份X光图来病房探望梅君瑶。

    “这回他们完了。”沈杰指了指报?#22870;?#39064;,然后把片子放在她面前,“警员去你家搜到的。膝盖这块阴影很重,已经是?#21069;?#26202;期了。”

    “是啊,”梅君瑶笑道,“不是快死了,我哪下得了决心这么干。对了,丁叔叔怎样?”

    “他没真的杀人,不会判太重,我也会尽力帮他的,毕竟他是我?#40092;Α!?#27784;杰盯着她,?#23433;还?#26757;小姐能否告诉我一些别的事情?比如,整个事件中其实是死了两个人的。”

    殡仪馆?#21592;?#30340;饭馆爆炸,老板父子尸骨无存。沈杰去查过,他们都姓梅。

    “法医鼻子就是灵。”梅君瑶赞许道,“直说了吧,是我干的。”

    老板平时爱喝酒,闭店后为自己炒两个菜,然后狂饮。梅君瑶拧松了煤气阀门,又在地上倒了?#20572;?#31163;家前叮嘱?#24039;?#20302;下的弟弟到了十点钟就打火。这点小事他是做?#32654;?#30340;。

    “你知道我当年为什么会拍那些照片吗?”她苦笑。

    她妈走得早,爸极度重?#26143;?#22899;,弟弟先天智?#24076;?#29240;又挣不到太多钱,见她貌美善舞,竟打起亲生女儿的主意,将她灌醉了拍照,卖到网上。她被迫在这条路上越走越黑,积重难返。

    她自认配不上丁宇,提出分手。周学明得知,约她出?#27425;?#20182;们之间可不可能,她婉拒后他表?#38816;?#19982;她合一次影,了却一桩心愿。网友们扒出的?#38505;?#20415;是这样来的。

    丁宇被深爱的女友分手,紧接着又发现好友剽窃自己的作品,心情极度郁闷。天快亮时在网上闲逛,看到梅君瑶的视频和照片。这对他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经受多重打击,又一夜未睡,他冲动之际从天台一跃而下。

    “他最爱看我跳舞。”梅君瑶揉揉眼睛,“趁着腿还没完全废掉,我录了最后一支。我知道我?#25237;?#21460;叔做的事不合法,让大火烧到殡仪馆,也是想帮丁叔叔脱罪呢,但太冒犯那些死者了。其实要是可以,我本来想用更温和的方式说出真相。”

    “太温和了没人听。”沈杰说。

    “你其实早都分析出来了吧。”梅君瑶笑道,“谢谢你帮我们蒙混过关。我时日无多,愿意接受所有?#22836;#?#20294;只是想在死前帮丁宇争回他本应该得到的,为他也为我自?#28023;?#35753;真相大白于世,虽然真相丑陋得很。”

    “很巧,我也是。”沈杰想起她微博上的文字。

    光鲜外表下全是不堪入目的东西。

    越是不堪入目,才越应该让人们看看。 



    踩0

    • 文章打分
    •   目?#26263;梅?/td>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1.0
      欢笑指数: 5.0
      新奇指数: 5.0
      推荐指数: 5.0
    • 参与评分共 1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23613;?未经?#24066;恚?#19981;得转载。 ?#38469;?#25903;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24863;?#21495;: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甘肃快三技巧与规律
    <option id="qkedw"><samp id="qkedw"></samp></option>
    <sup id="qkedw"><acronym id="qkedw"></acronym></sup>
  • <li id="qkedw"></li>
    <li id="qkedw"><s id="qkedw"></s></li>
    <dl id="qkedw"></dl>
    <center id="qkedw"></center>
    <option id="qkedw"><samp id="qkedw"></samp></option>
    <sup id="qkedw"><acronym id="qkedw"></acronym></sup>
  • <li id="qkedw"></li>
    <li id="qkedw"><s id="qkedw"></s></li>
    <dl id="qkedw"></dl>
    <center id="qkedw"></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