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qkedw"><samp id="qkedw"></samp></option>
<sup id="qkedw"><acronym id="qkedw"></acronym></sup>
  • <li id="qkedw"></li>
    <li id="qkedw"><s id="qkedw"></s></li>
    <dl id="qkedw"></dl>
    <center id="qkedw"></center>
    • 故事中國

    您需要登錄后才能繼續...

      首頁 > 原創地帶 > 世態 > 葉嚼筋

    葉嚼筋

    作者:北雪 發布時間:2015-11-24

      葉漢作,個子1.6,鏟箕發,臉上無肉,嘴唇淺胡茬,60歲。早幾年長城門鎖廠做裝配工。與人理論橫扯筋,報復別人非常規。廠子工人便送他一個外號“咬卵犟。”鎖廠廠長說:“判刑都3~7年或10~15年等等上下線,咱就給低線吧,‘咬卵犟’不太文雅,叫他‘葉嚼筋’算了。”
      葉嚼筋的“業績”確實使人記憶深刻。長城鎖廠的門鎖被客戶退貨,根據門鎖號碼認定是葉嚼筋裝配,扣除了葉嚼筋1個月獎金,并叫葉嚼筋上門重裝并陪禮道歉。
      “我的大廠長啊,”葉嚼筋說:“陪禮道歉?我去,咱鎖廠多沒誠意!你是法人代表,你去,才能為咱廠爭光。”
      “我?”廠長說:“我是要去。但組裝門鎖的活兒我不如你,你也去。車船費、飯錢我開。”
      招回反修門鎖的報告是富順縣“富家超市”發來的,主要毛病是鑰匙開不了鎖。二人到了富順,廠長向超市誠懇致歉,富家超市也熱情接待了廠長、葉嚼筋。
      葉嚼筋將退換的門鎖重新拆裝一遍就能開鎖。說:“一點毛病都沒有。簡單得很,超市自己都可重新拆裝過。”
      廠長說:“空話不說了,超市都能修鎖配鑰匙,不搶了我們的生意?趕快整,整完喝單碗去。”
      整完鎖,廠長找了家雞毛店,點了鹵豬尾巴和富順豆花,說:“趕快整,趕快整。”
      葉嚼筋說:“催工不催食。這鹵豬尾巴下酒和富順雷打辣椒蘸豆花都是天下一絕,豬尾巴下酒慢嚼慢咽才有滋味,喝好了單碗我還要吃兩碗飯。”
      廠長說:“抓緊整,好去趕車。”
      葉嚼筋說:“現在交通這么發達,有的是車。廠長要乘車到火星去都有。”仍慢慢享受豬尾巴下酒。
      喝好單碗吃飽飯已是晚7點半,到了車站,車是有,哪還有回江陽市的長途車!廠長埋怨葉嚼筋,也只好同葉嚼筋住旅館。葉嚼筋卻說:“住住旅館才不枉自旅游。”
      葉嚼筋酒足飯飽,瘋瘋癲癲將電視音量調大到100多分貝。
      廠長說:“音量小點。60分貝以上就是噪音,睡不睡覺?”
      葉嚼筋說:“收看電視費打進了旅館住宿費的,你開99分貝,不會退你1分錢。”
      廠長實在睡不覺,待葉嚼筋鼾聲如雷才關了電視睡覺。
      第二天廠長起床,見皮鞋不見了一隻。著急得團團找,說:“小偷偷我的鞋該偷一雙的呀。這這這……這一隻怎么穿!誰偷的?”
      “不是小偷就是保安。”原是葉嚼筋半夜醒來,不安逸廠長關了電視,老子開電視又不要你繳費!忿恨甩了廠長一隻皮鞋,此時卻假惺惺說:“我睡得模模糊糊見保安進過房間,警就是賊,報案。”
      廠長不想為一隻鞋驚動公安,說:“算了算了,偷一隻鞋,好一個嚼筋人!報啥子案?自認倒霉。”兩只腳只穿襪子便乘車回廠。
      廠里的職工聽廠長報告后哈哈大笑,都心中有數,誰也不再招惹葉嚼筋。
      有話說,人之將死其焰也散。葉嚼筋60歲退休搬到了世紀港灣小區。他想,活夠一個甲子,便是走往黃泉路,加之嚼筋看來黃泉路上不是牛頭、馬面就是雞爪、無常,都是惹不起的比自己還嚼筋的惡鬼。對所住小區的居民也就唯唯諾諾、點頭哈腰、招招呼呼。誰還知道他早先的大名葉嚼筋?小區居民都叫他葉師傅、葉老輩子、葉漢作、還頗尊敬他。
      不久,葉漢作的孫孫滿周歲,他雖不是貪官污吏卻也辦了10桌300元/1桌的酒席請了世紀港灣小區新交的朋友,當然也含世紀港灣的物管經理。他新交的朋友喝了葉漢作單碗也湊分子錢買了童車覺椅送他。
      天天尤其晚飯后,葉漢作推著童車覺椅在小區花園便道、沱江濱河路散心。高興的是晚年也有一樂,討厭的是從車行道回家的便道常常停著8輛各式小汽車。便道只1.6米寬,停了汽車,他的童車覺椅便無法過路。每當這時,葉漢作只有耐心等待,待等到有大伯、大嫂、小伙、姑娘過道時,才求人說:“搭個手幫個忙,幫我抬抬。”有時半天沒人過道,等得心煩;即便有人過道,有愿意幫他忙的也罵車主“瞎了眼,看不見‘人行便道不得停車’的提示!”然后才吃力地將童車覺椅幫他抬過7、8輛汽車。葉漢作回頭看被自己踐踏過的草玶上的標語牌:“花草在微笑,請勿傷害它!”心中也感到萬分的內疚。葉嚼筋能返樸歸真葉漢作,確確實實人類在文明。
      今天是個大晴天,晚飯后葉漢作又推著坐有孫孫的童車覺椅出門。他見物管經理帶一個泥工在便道路口中間砌一礅尺多高的磚柱。好奇寒暄:“經理,辛苦了。砌這么大礅磚柱在這路中間干啥?”
      “干啥?”經理鼻子哼一聲,說:“擋住那些不該進來的四只‘腳’。”
      “堅決支持。”葉漢作知道經理嘴里的“四只腳”是四個轱轆的小汽車,說:“堅決擁護。下屆物管經理還是你當才好。”
      “下屆我堅決不當了。”經理說。
      “這就不對了。”葉漢作說:“中國的事兒難辦好,難就難在做點點好事者不知貴在堅持。經理當下屆經理是貴在堅持;當然維護小區便道暢通更是貴在堅持。”
      “你才不對了。”經理說:“為維護小區便道暢通,開初我們在便道口使用的是空心塑料筒擋車樁。那討厭四足獸把載檔車樁的地足螺螄帽給你旋下甩了,檔車樁給扔了。我們又買來擋車樁和螺螄帽重新裝上。四足獸不厭其煩又旋下螺螄帽扔擋車樁,如此較量也有七八次,后來干脆沖撞擋車樁直接開進人行便道。我們甘拜下風,只有用紅磚砌個礅,待它收汗干燥后再涂上黃黒條紋,明明白白、清清楚楚顯示小區便道不得行車、停車。”
      “經理,”葉漢作說:“你們也算差不多貴在堅持了,該表揚。下屆經理我還是選你。”
      “不要不要,不要選我。”經理說:“我們小區引進個嚼筋我才敢當經理。”
      “嚼筋!”葉漢作問:“怎樣的嚼筋?”
      “長城鎖廠早先那個嚼筋。”
      葉漢作知道經理說的是早先的自己,不便暴露,假意說:“那個嚼筋我也聽說過。好像不大受人喜歡。”
      “我喜歡。”經理說:“社會治理不到位的——比如我們小區的便道亂停車,交警、城管都不管,就該嚼筋來管。這是對國家機器的補充力量。”
      原來我還有點名氣!葉漢作想,但又怕暴露自己,給經理道聲:“經理辛苦又能知道社會需求,小區的的確確需求你這樣的經理。改天喝單碗擺龍門陣。”推著孫孫逛河濱路去了。
      葉漢作今天遇上知音,心里高興便多逛了1個小時,回到小區已是9點半,卻大吃一驚:經理帶泥工砌的磚墩已被人挪到旁邊,回家的便道停的仍是8輛小汽車。
      “跟老子!不知我葉漢作是葉嚼筋嗦?”把孫孫交給兒媳婦就進他的書房兼工作室謀劃,加工。
      天朦朦亮就聽有人驚叫:“誰跟老子砸了我的擋風玻窗?”
      接著,又有人驚叫:“我的也糟了!”
      大約已有三、四個人在研究,尋因:“8輛全糟了!”還有人指著作案者隨手扔在一旁的捶衣棒,說:“砸玻窗是那根捶衣棒。”眾人附和:“是是是。但哪是誰干的呢?”
      葉漢作從家里跑去參觀,協助破案,指著甩在末輛車旁的捶衣棒說:“現在都有洗衣機了,哪個還用棒棒捶打衣服?”將捶衣棒撿起,說:“這是作案證據?不過,這捶衣棒是上等雜木茶條刨制的,挺扎實,挺重,砸了汽車擋風玻窗就行了嘛,扔了可惜,我撿回去,說不定還用得上。司長(司機)們,可能剛才你我的都是鬼迷了心竅、分析錯誤,尤其是你們鬼迷心竅,這扎實厚重的捶衣棒一棒砸下去聲調是清脆響的。不信,你們聽聽。”隨著,將捶衣棒一一砸在幾輛稍微筋絲還沒粉碎的擋風玻窗上,繼續辯解:“滿小區都會聽到聲響。作案者是傻兒?不會的。”
      此時,物管經理也來圍觀現場,說:“你才是傻兒,作案者不知用防振無聲的泡沫包裹捶衣棒!多砸幾下,多費點力效果一樣——昨晚這便道口紅磚砌的涂了水泥的墩子作案者還不嫌費力把它挪開了呢”
      “好好好,”葉漢作說:“我是傻兒,經理你不要太聰明過了頭。”
      講到挪開水泥的墩子,車主都啞口無言。好一會兒才有人帶頭說:“經理,我們正式向你報案。”
      經理說:“可以可以。”裝模作樣在8輛小汽車間S走動、檢查:“本來我無權受理,你們把車開到汽車修理店去做個鑒定,回來我們共同整個狀子到公安局去。”
      “叫公安局來嘛。他們會帶技師鑒定的。”
      “你們以為公安局我輕易叫得動?我叫不動的。你們主動點,鑒定好做好材料,我們一同去報案。至多公安局來復核,然后才會破案、起訴。”
      有一個車主說:“經理講得在理。我們主動點。”
      于是8輛小車開到了汽車修理店。因為都是破損車,街上的百姓說:“看看看,一列裝扮的送葬車。”
      一會兒1個車主跑了回來,說:“經理,昨夜發生的是大案要案。”
      “怎么,”經理問:“作案者還在你車里放了爆炸物?”
      “爆炸物倒沒放,”跑回來的車主喘了口氣,端起經理的茶盅喝了口水,說:“作案者除砸壞擋風玻窗外,還刺破了所有小車的兩個后輪胎。”
      “你們開出小區時輪胎都不是好好的嗎?”經理說。
      “開到修理店就沒汽了。修理店的師傅分析可能被釘子刺了。反復檢查,查到了這東西。經理,你看看,你看看,”
      經理把跑回車主拿在手中的東西看了看,說:“我也聽汽車修理店的師傅說過這東西叫四足鞋釘,就安放在輪胎的前后,不開車沒事,開車輪胎就被刺穿了。”又左看又看后說:“只是這釘1、2寸長,鞋子用的不足1公分;還有,鞋子用的是鐵制的,這是鋁鐵合金制的。鎖廠鑰匙才用這材料,你們可以到鎖廠去偵破。聽說鎖廠有個嚼筋,不知是不是他來作的案?”心里卻暗暗高興,小區有嚼筋了,以后管理便道的麻煩事少了。

    本文授權級別:乙級授權


    上一篇:回來嗎?
    下一篇:我要回家

    踩1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淚指數: 0
      歡笑指數: 0
      新奇指數: 0
      推薦指數: 0
    • 參與評分共 0 人,評分10人次以上進入排行榜。

     

    寫手介紹
    相關鏈接
    本周原創瀏覽排行榜
    本周人氣寫手排行榜

    首 頁 | 關于故事會 | 廣告信息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版權所有?上海故事會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技術支持:上海瀟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備案序號:滬ICP備12000829號
    滬公網安備 31010102002007號
    出版物經營許可證:滬批字第U3918號

    滬公網備310101100042236
    甘肃快三技巧与规律
    <option id="qkedw"><samp id="qkedw"></samp></option>
    <sup id="qkedw"><acronym id="qkedw"></acronym></sup>
  • <li id="qkedw"></li>
    <li id="qkedw"><s id="qkedw"></s></li>
    <dl id="qkedw"></dl>
    <center id="qkedw"></center>
    <option id="qkedw"><samp id="qkedw"></samp></option>
    <sup id="qkedw"><acronym id="qkedw"></acronym></sup>
  • <li id="qkedw"></li>
    <li id="qkedw"><s id="qkedw"></s></li>
    <dl id="qkedw"></dl>
    <center id="qkedw"></center>
    体彩排列三开奖号620后历史 湖北新十一选五开奖果 幸运赛车精准计划 时时走势图龙虎和 送彩金捕鱼娱乐城 怎么购买老时时 下载15选5软件 一分时时彩开奖网站 Pk赛车开奖结果 上海11选5走势图遗漏